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魏武挥 > 文章归档 > 2021年06月
2021年06月27日 18:53

魏武挥:爱屋及乌与恶其余胥

本文有强烈的主观判断成分,尤其涉及到具体的人,但这不是本文的重点。不用杠张三其实值得喜欢或那个产品其实必须讨厌。各美其美不好么?     前两日与我学院一位老师聊天,谈及到一个话题:   如果一个企业老板(创始人)你很不以为然,那么ta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你还会去使用吗?   学术一点说,你对企业主事人的印象,和你使用这家企业的产品和服务,有相关性吗?   同事说本来去年一个本科生论文,她...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26日 22:34

魏武挥:读《祝各位同学一路平安》

  今天拜读了罗翔老师的《 祝各位同学一路平安》。   这句话是文眼:“但是很多说给学生听的东西,最重要的倾听对象是自己。”   虽然这句话并非全文第一句,但前面都是些不重要的场面话。基本可以把这句话作为提纲挈领的重点。换而言之,罗翔此文,看似是写给正在毕业季中的大学同学们,实则是夫子自道。   我从教十五年,很少听到有师长去祝即将毕业的学生“平安”的。学生即将踏入社会,去祝人平安,怕是彩...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25日 19:30

魏武挥 | ​网络热词批判:内卷

  内卷、卷,可能是最近两年最为时髦的一个词,可用于五花八门的场景。   毕竟,人类社会,竞争无处不在。   而内卷这个本来有特别指代的“低层次无突破”的限定,在今天网络上的使用,已经被弃之不顾了。   基本上,内卷的用法,就是竞争、激烈竞争的代名词。   卷一卷,就是争一争的代名词。     用一个词A来替代另外一个词B,本来也没什么。   但词A和词B本身都是有立场和取向属性的。竞...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17日 17:47

魏武挥:古人是如何撩来舔去的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这是屈原在《离骚》中的名句。   屈原在他的诗作中,多处提到了类似的话语,给后人留下了一个“香草美人”的典。   汉王逸写《离骚序》,说香草是屈原自比,表示自己很忠贞,而美人则意指楚王。   但现代也有人认为,香草美人都是自比,很有一些我明明是香草美人,君主咋不懂珍惜呢?回头我零落了迟暮了,多悲剧啊!   但无论如何,屈原这份心思应该没跑:我本高才...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14日 11:27

魏武挥:西游记里的龙

  在古代,你会发现,龙是一种很神奇的动物:有时候很威风,但有时候也很普通。   皇帝会被看成真龙天子,用的东西都时不时要加个龙字,坐龙椅着龙袍,一具肉身也要称龙体,搞个什么少儿不宜的事,还要蹭龙王法力来个“雨露均沾”。但同时,各种以仙界为大背景的神话里,龙也很平常,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一流形象。   封神榜里哪吒摆出衙内范儿撒泼杀了龙王太子,手段残忍,令人发指,大众还为之叫好称快——这一段,...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13日 15:54

牛魔王是怎么失败的



西游记这个取经故事,妖怪遍地。


吴闲云分析西游的时候,是这么解析妖怪和神仙的区别的。无他,编制耳。所谓神仙,就是天庭或佛界认证过的,给了编;所谓妖怪,就是不认你的,没编。孙悟空大闹天宫那阵子,一会儿就成了妖怪一会儿就成了神仙。


对于三兄弟来说,漫漫取经路,就是一个被神仙界开革千辛万苦重返体制内的故事。


妖怪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有背景的,上面有人。一种没背景的,野生妖怪。有背景的这一种...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11日 20:47

魏武挥:论钢铁是怎么没有炼成的

魏武挥:论钢铁是怎么没有炼成的   有时候看美剧,我会很惊讶于为什么很多剧中人都有食物过敏症。尤其是花生过敏。比如生活大爆炸四男主中,唯一的那位非博士,就是花生过敏。还有一位,则是乳糖不耐症。   很少在国产剧中看到这样的角色描述。不过我也没太以为意,影视剧都是编的,编剧爱咋写就咋写吧。至于我真实生活中从没有花生过敏的朋友,也未必能说明什么问题:无非就是有这种病症的,我没碰到罢了。   但《娇惯的心灵》这本书,起手就告诉我...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07日 22:50

魏武挥:高考之日,再看土猪拱白菜

  今日高考开考。   让我想起了前两日网络热议的衡水高中某学生的演讲。   这位学生一句“我就是一只土猪,也要立志去拱大城市里的白菜”引发了极大的争议。   这句话大概有这么几层意思冒犯了很多人:   1、土猪拱白菜,似乎有些我就是要来泡城里姑娘的粗俗感、猥琐感 2、你读个书,咋就成天就是为了这点出息? 3、瞧这个学生说这些话的时候的脸部表情,看着恨意十足啊! 4、最重要的事是,这话你私...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05日 06:57

魏武挥:如何看待视频切条

这两天关于短视频长视频吵架很热闹,焦点就是对长的影视剧进行剪辑产生短视频(俗称切条),本文议一议。     切条有没有侵权?   在现行版权保护体系下,未获著作权人授权进行切条,侵权是没跑的。只不过,著作权人是不是愿意和你较真这件事,则是另外一个话题。   请注意我写的“现行版权保护体系”。我并不想掩饰自己对现行这个体系的不满,尤其对All rights reserved的不满。但毕竟是现行的,没有改的,我...
阅读全文>>
2021年06月03日 18:08

魏武挥:我看王者荣耀被诉

魏武挥:我看王者荣耀被诉 有新闻称,   6月1日上午,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就腾讯运营的“王者荣耀”手机网络游戏侵害未成年人权益一案,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未成年人保护民事公益诉讼,这是全国首例由社会组织提起的未成年人保护民事公益诉讼。   王者荣耀在原告看来,共有五条“罪行”:   1.腾讯不断下调适龄标准,当前游戏评级不符合“12+”;2.游戏人物形象设计过于暴露,网站及社区存在大量色情、低俗等不适宜未成年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