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魏武挥 > 易到的问题是乐视能不拖的么?

易到的问题是乐视能不拖的么?

 
我的朋友三表同学新发了一篇文章:《乐视活生生把易到拖成了政治问题》。
 
在一个深刻检讨群里,我表示:不以为然。
 
虽然三表同学是一个铁杆乐视黑,但我还是觉得,三表此文有替乐视开脱之嫌。
 
这不是拖不拖的问题。
 
拖,说明主观能动性的高低,对事情的结果有影响作用。
 
但易到的问题,绝不是乐视的主观能动性。
 
说的直白一点,
 
这是一种必然。
 
 
很多很多年前,我在一家证券公司上班。这个公司的名字叫:富友证券。
 
这是一家很小的小型券商,全国也就6个营业部,和当年什么一百单八将的申万(就是有108个营业部),完全没的比。
 
但富友证券敢打价格战,以至于客户不少,尤其是大散。上海大本营的这个营业部,曾经创下顶其它券商六个营业部的交易总额的辉煌战绩。
 
富友证券后来被彼时上海首富周正毅收购。
 
我那时比较年轻,不太理解周正毅的行为。
 
因为作为这家券商的一个中层管理人员,知道富友证券经纪业务虽然搞得风生水起,但其实是赔本赚吆喝,压根不挣钱。
 
如果不是连一张A4纸都要算计成本,这个公司必定亏损,周正毅要这么个货干嘛呢?
 
周正毅派了他的舅子过来做董事长。这位董事长也不太关心具体业务,甚至不太来上班。只是有一条:你们得自己养活自己,想要集团贴钱,不可能。
 
后来我慢慢明白了,对于周正毅来说,股民的保证金才是真正的金矿。
 
那年头证券行业没像今天那样管得严,控制人挪用保证金是常有的事。
 
对于周氏而言,这笔保证金,就是周家集团最重要的资金来源之一,而且还是不要利息的。
 
再后来,周氏牵扯到上海地区一个震动全国的贪腐案中,整个集团随之垮台,这是后话。
 
但富友证券这段经历,让年纪轻轻的我学习到一件事:如何获得廉价资金,是企业运营的重中之重。
 
不过,这是走钢丝的活,稍有不慎,粉身碎骨。
 
 
最近热播的《人民的名义》,我倒是特别同情那位老板蔡成功。
 
这个角色反映出两点:1、搞资金风险巨大;2、底层的民营企业老板,活得极其不容易。
 
蔡成功在煤矿这件事上赔了血本,最终引发银行断贷、高利贷逼债,窟窿越搞越大,有大几亿之多。
 
没辙,只有一条路还能保命:坐监去算求。
 
很多老板想辙弄不要利息的资金,前文说的周正毅是一例。
 
后来证券行业明令券商不得挪用保证金,慢慢这种不要利息的资金,是没有了。
 
而今天,易到和乐视又是一例。
 
但这里不是不要利息,而是利息极高。
 
乐视对资金的饥渴,使得它明知鸠有毒,却不喝不行。
 
 
周航在易到内部被架空,不是什么新闻。乐视进入易到后,周航就基本靠边站了。
 
乐视对易到的看重,我和一位朋友分析过,什么智能汽车搞出来给易到就生态化反了,纯属梦呓。核心利益就一点:这里是一个庞大的资金入口。
 
用充返活动,吸引用户存入资金,从而获得巨额现金。
 
到底易到不是金融企业,这种钱,并不在一行三会的视野之内,也不存在什么禁止资金池这一说。
 
这一大笔款项入账,用于什么呢?
 
买余额宝,你信么?
 
但这钱,真有毒。
 
“利息”极高,用户存一百当一百五、一百七甚至两百用,你说代价大不大。
 
乐视自己都患了资金饥渴症晚期,指望乐视去贴这个窟窿,怎么可能!
 
 
所以,这不是拖不拖的问题。
 
而是两个字:没辙。
 
我以前说过,乐视是不是庞氏骗局,还有待考证。
 
但易到这个窟窿,很明显就有庞氏的特点。
 
张三充了一百,得两百,在那里美滋滋使用,而这个一百,便部分去还了司机李四的账,部分,估计填其它窟窿去了。
 
这个盘子转啊转啊转啊,终于有一天。眼瞅着就快赚不下去了。
 
要命的是,充返活动吧,搞到企业报表上,那就是巨额的负债。
 
如果仅考虑商业,真是没什么大佬敢接了。
 
 
我身边有几个朋友炒乐视股票,还有一位下注还不小。
 
小四那部什么CG电影大败亏输,我和其中一位说,还有乐视股票么?赶紧抛了吧。
 
因为,乐视影业,也是整个乐视大厦的现金流业务。
 
乐视搞什么硬件免费,充n年的会员费,都是现金业务。
 
但天底下,真没什么资金,是不需要支付代价的。
 
低估了这份代价,就会变成蔡成功。
 
只是,蔡老板真不是野心催的。
 
有些人,则是自作孽啊!
 
 
以下文字,不玩阴阳师的看不懂。
 
我把座敷童子命名为:易到。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投资合伙人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