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魏武挥 > 大实话未必等于是正确的话,何况未必是实话

大实话未必等于是正确的话,何况未必是实话

有一件事,我和我们家小区保安已经磨叽很久了。

小区门口设置了那种自动识别车牌的栏杆,未登记的车辆进入,是要接受保安盘问才会起杆放行的。因为这个小区里实在是车位不够用。

出租车接受盘问少,因为出租车的长相一般都可以断定就是送个客人。

但专车就不是。保安必定会盘问:去哪里?

以前可以回答送人,后来演变为要回答去哪栋楼送人,这些我都忍了。

但再演变为:哪栋几零几?

我每次都把保安骂上一通:你知道不知道隐私观念?我连专车司机都不告诉,你干嘛要知道几零几?

然后每次保安都要说我们也是奉命行事,然后起杆。

但然后下次继续问。

我就继续高声抗辩,死活不说。我宁可不便利,效率不高,也要磨叽一回。

百度李彦宏又惹了一个麻烦。

具体怎么回事,推荐看keso的这篇文章,捋得还是蛮清楚的。

很多人认为李彦宏只不过是说了一句大实话——包括keso也这样认为。

但有时候,大实话未必是正确的话,更何况,大实话还可以推敲一下:真的是实话?

keso在他的文章里,引用我们会把地址交给邮局以保证邮包送达,我们会向医生袒露身体接受检查。而这段话,对应李彦宏的话语,其实没啥意义。

李彦宏话语的要害是一个字:更。

中国人对隐私问题的态度更加开放,相对来说也没那么敏感。如果他们可以用隐私换取便利、安全或者效率,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就愿意这么做。

而让邮局知道我家地址,让医生看到我裸露的身体,这是全世界的人都会干的事,不足以说明中国人更如何如何。

我估摸着,是这个“更”字引发了舆论的群嘲。

因为的确有敏感的人。

比如我就死活不愿意在门口告诉保安我住几零几——不是说不让保安知道,事实上我走在小区路上还是颇有保安认识我的,而是不想让专车司机知道。

其实我一个大男人也没什么,关键是我不想让保安养成这种习惯。今天是我这个膀阔腰圆的胖子,明天是个娇滴滴的妹子呢?

我个人打阴阳师是一段时间里有名的。

我很少打非网易家的游戏。并不是因为网易游戏做得好。

而是因为现在游戏都要递交身份证号码。网易已经有了我一份,我不想散播更多了。所以不能用游客身份登录的游戏,下载下来一看就被我删掉了。

我不玩腾讯家的游戏,那是另外一个原因。

所以,至少可以说,我不是更加开放的。

但到目前为止,我是一个中国人。

李彦宏的话语,会给人一种感觉:中国人都是更加开放的,所以我们会如何如何。

那我这个中国人怎么办?

理论上讲,一个会涉及到用户私隐的公司,就应该按照这个用户群体中最敏感的人那些标准(比如我),而不是按照最不敏感的人的标准(比如门口那个保安)。

不知道你有没有感觉到“被代表”的意思在?

我反正有。

而且,有时候我对私隐信息的递交,不是我愿意,不是我更加开放,也不是谋求更便利更有效率。

而是:不得不。

太多的不得不是相当得莫名其妙的,毫无道理。

这就不是意愿的问题咯。

李彦宏是一个公众人物,而且是非常有名的公众人物。

他这段话的发言场景,不是私下场合,是公开场合。

百度虽然这两年相对阿里和腾讯的市值,有点掉队,但百度依然是中国互联网产业的超一流选手。

对于这样的公司的一号领导——至少是台面上的——公开场合发言,公众有权要求他发言谨慎。

某种程度上说,他的确应该保持“政治正确”。

我知道有些政治正确也过于荒唐,但在本例中,要求李彦宏保持这种正确,未必不妥。

一个优秀的企业家,总该推动社会进步。

而不是在那里说,社会就这样子啊,我就这样子咯。

这点要求,以及这点要求所伴随而来的群嘲,我看是不过分的。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管理合伙人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