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魏武挥 > 投资人二三事

投资人二三事

北京,中关村。

梅英子在这家公司已经做了一年多,职位是:前台。

年方二十的梅英子在这家公司的唯一理由是:老板非常帅,颜值万里挑一。

英子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向老板表白,但又担心两人差距太大,会出现一些问题。

“再过几年,公司有点起色,大概差距就不会那么大了吧”,英子这么想着,打算再熬一阵子。

但老板似乎一直没注意到姿色中流的梅英子。老板很忙,如果本周是九九六的话,对于老板而言,是轻松的一周。

最近老板皱眉的频率越来越高,英子听公司的人说,资金链出了问题,老板频繁约见各路投资人都没什么结果,公司快没钱了。

一些昔日的同事当日下班后再也没有在公司里出现,证实这个流言并不是谣言。

“要做点什么了,不然这么个超级大帅哥就不见了啊”,梅英子暗暗告诉自己。

于是,她拿起了手机。

“爸,从我那个压岁钱里拿一千万出来吧”。

公司前台,富二代,梅英子,成了这家公司的股东。

上海,张江。

夏澈的名字很好听,这必须感谢她的父母。光看名字,很少有人能预判到她其实已年过五十。

夏澈三个月前来到这家公司,职位是保洁阿姨。

她很喜欢在上班的时候跑去收拾员工们的垃圾桶,因为这个时候她的出现没有任何人会在意,她也正好能听到年轻人的欢声笑语。

这些欢声笑语大部分是娱乐圈的八卦。夏澈识字,但她懒得看东西。她知道这家公司经常用一种叫什么公号的东西发出一些娱乐圈八卦的文章,但她觉得还是听人聊带劲。

最近听说这个公司已经很久不发文章了,据说是“号没了”。这话夏澈不太懂。

年轻同事们依然在欢声笑语地说八卦,但的确不太看到他们在电脑前写东西了。

然后就听说老板不太想干了。

夏澈实在不明白“号没了”,为啥就会老板不想干了。

这么容易听到八卦的地方可不好找。

夏澈决定鼓起勇气去问问老板。

老板倒很直接,辛辛苦苦做了个头部大号没了,现在又没钱还干个屁。

夏澈又听得一头雾水,原来写八卦是有钱挣的?什么叫大号?上厕所很辛苦吗?上厕所不是用屁股而不是用脑袋的么?

但夏澈一点都不想搞懂。

老板不就是要钱么?

我拆迁拿了八套房啊。

公司保洁,世博拆迁户,夏澈,成了这家公司的股东。

深圳,前海。

卞端梓本来不叫这个名字,但自从他偷偷摸摸去北大在深圳的研究生院读了个研究生后,他改了名。这个文绉绉的名字很符合他作为国内第一等高校高材生的身份。

卞端梓是有追求的人,他在一家公司做保安,但他觉得这家公司的程序员岗位很有意思,于是他悄悄地从三年前开始自学编程技术,还考入了北大研究生院。

他打算今年毕业后向老板提出做个程序员试试。

卞端梓今天心情非常好,学历证书终于到手,他可以去向老板开口了。

老板听明了他的来意,冲他苦笑。

“我们公司可能下个月就要发不出工资了。”老板说,“你既然学了编程,我建议你去其他公司看看机会吧。”

卞端梓有种五雷轰顶的郁闷,什么?我辛辛苦苦寒窗苦读,现在就要失业了?

“老板,”卞端梓想继续争取一下,“给我个机会,我不求涨工资,现在保安这个薪酬我也是可以接受的。”

“这不是你这点薪资的事,”老板头都没抬,“我们账上的缺口有上千万”。

卞端梓只好告辞,晚上约了同学喝闷酒,心中块垒,借酒唠叨了出来。

“我记得你刚学编程那阵,买了一些比特币啊”,同学说,“听说你很热衷这事,买了好几千个?”

卞端梓豁然开朗。

公司保安,比特币持有者,卞端梓,成了这家公司的股东。

杭州,西湖

纪叙边给女老板做司机已经有年头了。女老板三十岁不到,长得也不错,管他叫“老纪”。

老纪对女老板的感觉比较复杂,但这并不是那种男女之情,老纪是一个本分的中年男子。

女老板是做电商的,七八年前就开始做了,老纪一直觉得她很辛苦,有时候女老板会在车上睡着,老纪就会有一种心疼的感觉。

老纪隐隐约约把自己看成了女老板的父亲。他会让他老婆前晚炖上一窝汤第二天带给女老板补补身子。

最近女老板似乎迷上了拿手机拍自己的视频,介绍自家的商品,然后放在网上,有一些网友会留言。在老纪看来,女老板拍视频也不挑地方,车上就开拍,能好看到哪里去?

但老纪发现自己偶尔也会出个镜,甚至还有网友会说那个乱入的大叔是谁?

老纪暗暗腼腆地笑了。

女老板很信任老纪,在车上也不避讳他,什么电话都会在车上聊开。

最近老纪发现,女老板和她的股东们关系很差,似乎股东们觉得,女老板这一摊生意慢了,并且说女老板的视频太保守,不会有多少人看的。股东们建议女老板再开放一点,穿得再少点。如若不然,他们就要求女老板掏钱把他们的股份买回去。

有一次,女老板和对方在电话里大吵了起来,她甚至越说越激动,痛哭流涕。

“这样的股东,还不如买了他们的股份,和他们拗断!”老纪事后实在憋不住。他知道自己作为一个司机,不该说这话,但他实在太心疼他的女老板了。

女老板倒没怪罪他,只是长叹了一声。几千万的事,哪里那么容易去搞。

当晚,老纪让他老婆把他的一件珍藏拿了出来。

那是民国时代八大金库之一的持有证明。

公司司机,纪叙边,民国金库持有者,成了这家公司的股东。

金庸,《天龙八部》

第四十三章 王霸雄图 血海深恨 尽归尘土

只见窗外长廊之上,一个身穿青袍的枯瘦僧人拿着一把扫帚,正在弓身扫地。这僧人年纪不少,稀稀疏疏的几根长须已然全白,行动迟缓,有气没力,不似身有武功的模样。

余文可自行翻阅。

高手在民间,

扫地出神僧。

人们大抵总是喜欢听这样的故事吧。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