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魏武挥 > 舆论中的大佬们

舆论中的大佬们

我的合伙人前天问我:你知道罗永浩那个拉杆箱卖了多少台么?

考虑她说话的那种语气,我说了一个数字:10万台?——其实我真的认为几万台已经很了不得了。

她回答了我一个数字,我不会告诉你们的,我只会告诉你,我真的惊呆了。

无论你对罗永浩和他的锤子有什么看法,我想有一点是没有人会否认的:他那数一数二的带货能力。

如果说子弹飞信好歹还用不着用户掏出真金白银故而没有试错成本的话,这个拉杆箱可是要掏钱包的。

而罗永浩的带货能力,几乎可以认为是完全建立在他热衷于公开平台上发声。

到目前为止,罗永浩在微博上有近1600万粉丝。

这基本上可以视为一个企业家勇于发声的正面例子。

当然,企业家口不择言起来,后果也会非常严重。

这样的例子不少,最近的例子就是D&G的创始人了。如果说那个广告本身到底倾向严重不严重还各有各的角度,他在ins怒怼某网友可真是实锤(那个网友据说其实是个越南人。)

这几句话产生的不是危机,是灾难,是该品牌中国市场上灭顶之灾式的灾难。

后来D&G甩锅给“被盗号”,的确是一个很傻缺的借口,我简直可以看到D&G公关团队那惊慌失措一脸懵逼的样子,然后慌不择路地用了这么一个低级的借口。

公关届前辈大咖李国威写了一篇东西,D&G “被盗号”式危机公关暴露了混乱的价值观

姐夫李在文章中给出了他认为的正确的危机公关方式。

但还是值得商榷。可能措辞诚恳绝不甩锅的道歉信显示了态度的正确,但并没有什么卵用。

D&G的灾难,什么大神都救不了。

创始人说这话,难道还fire创始人不成么?

我在微信里开玩笑说,大概只有这位创始人用一种惨烈的方式自杀才能挽救这场公关灾难,到底我们国人喜欢说:死者为大。

祸从口出。

D&G之前,俞敏洪也犯了这个错误。

新东方股价暴跌,有比较多的原因,比如它的业绩的确不佳。但也和俞敏洪的口不择言有关。

当企业家上台发言,可能公关可以事先和他商量发言主题、基本框架等,但到底不是背稿子,看着俞敏洪开始说到堕落问题时,一头包的公关,能做什么?

在我看来,俞敏洪说女性堕落恐怕都是小事,说中国堕落才是大事。

刚刚结束的财新峰会上,台上的马伊琍被安替问到如何评价这段话时,马女士第一句就是:首先,我并不认为中国是堕落的——这才是真正的要害!

这不是俞敏洪跑妇联去说几句道歉话能完全补救的。

很早以前,我对企业家在社交网络上很活跃地发言,就不太以为然。

这个事,对于太多企业家,恐怕未必有多大好处。

即便暂时有些好处,但某些事情爆发出来之后,过去的发言,反倒都成了新一轮diss的料。

刘强东就是蛮典型的一个例子。

企业家是一个企业最后的一枚棋,当ta犯错后,能腾挪的空间非常小。

找人背锅太难了。

有一小部分企业家,天生具有段子手的潜质,为自己代言倒也没什么。但不是说一点风险没有。

带货能力强如罗永浩,也是遇到过指控他精日的麻烦的。

波斯纳在他的《公共知识分子——衰落之研究》一书中这样写道:

越来越多的公共知识分子——在自己专业范围以外就公众关心的政治、社会和意识形态等热点问题在公共媒体和讲坛上发表评论的人。这些人常常非常真诚、自信地说出一些蠢话,作出种种一再落空的预言。

波斯纳是一名声誉卓著的法官和法学家,他并不会毫无证据地下这样的断言。我这里只是引述他的这个观点,这个观点的证据为何,可以自行去翻阅他这本书。

公共知识分子都会在ta不熟悉的战场上挥剑搏击结果说出蠢话,企业家就更容易犯下这样的错误。毕竟企业家的工作重心不太会是博览群书。

当然凡事总有例外,可能的确有企业家精力充沛而且阅读量惊人,在他人帮助下(比如秘书比如助理或者姐夫李所称的参谋长式公关),能够很好地把握ta在公共场合尤其是社交网络上的发言。

但我以为,大多数企业家做不到。

没有段子手的天分,跨出自己领域又很容易犯错,那何必冲锋在前,在舆论场上,把老帅当成卒子用呢?

有一天,我在刷屏里这样写道:

在我心目中,大佬的朋友圈是最没趣的,1分,一般不说话,要说话也会端着说话。

但朋友圈有趣与否,和人有趣与否,是两码事。

我是真心认为,为企业计,大佬的朋友圈乃至社交网络,还是无趣点好。

说点怎么看都不会错的正确话,外加鼓吹鼓吹自己企业,做到这样,就可以了。

特别在时下。

—— 首发 扯氮集 ——

本号不接受商业合作,实在死乞白赖想合作,五十万一篇好不?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阿米巴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