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魏武挥 > 创业者的饥渴:饥什么渴什么

创业者的饥渴:饥什么渴什么

热播剧《长安十二时辰》第十二集,有一幕非常有意思。
 
一个不入流但特别想发达的小官元载,正在为自己熏香。这大概是古人类似喷香水的方式。
 
但这位穷得连晚饭都不知道在哪里的小官,熏香方式非常特别:雇来一群肥婆,聚在他周围,形成密不透风之势。他的丫鬟非常不理解,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
 
他是这么回答的:
 
     
替代的解决方案有:
 
自己躲在一个很小的屋子里熏香,但这个方式,几乎不能使唤任何一个人;
 
把衣服交给丫鬟去熏香,但这个方式,使唤的人数非常少。
 
这位小官非要用更为的庞大的人力,去完成一件小事。
 
这其实也是一种饥渴。
 
而这种饥渴,可以称之为:权力欲——所谓权力,不就是使唤人。
 
 
我有个做公号的朋友,他的团队非常小,大概也就四五个人,但收入非常可观。
 
由于团队只有四五个人,这份收入,就能产生非常高的利润。
 
有一次他和我聊到另外一个公号,内容领域和他们类似,但这个公号背后的团队多达几百人。
 
他称养这点人的成本一年就得2000万,收入未必比他们家高哪里去。故而利润怕是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我笑笑,说,这2000万成本,未尝不就是人的一种收获。
 
使唤人也是一种愉悦啊。
 
朋友点头称是。
 
 
作为一个投资基金,我们喜欢和饥渴的创业者打交道。
 
无欲无求是一种做人的至高境界——我很羡慕——但实在不是一个创业者应该有的精神。
 
但那种欲求不满,有时候也会显得很扑朔迷离,这位创业者——或者这支创业团队,ta或者他们,究竟在渴求什么?
 
在今天,创业者的领导力非常重要,但这只是ta成功与否的要件之一,而不是创业所需要追求的目标。
 
懂得如何使唤人很重要,但创业并不是要为了去使唤人。
 
投资人需要仔细地去考量创业者的“权力欲”,这并不是说创业者不应该拥有这个,而是说,那种喜欢沉浸在指挥感中的创业者,恐怕是需要打一个问号的。
 
这个议题,对于创业者来说也很重要:你的部下是不是会沉浸在使唤人的快感中?
 
如果是,很不幸,你的团队会莫名其妙地膨胀起来。听上去再配置几个人的理由冠冕堂皇无比,其实无非就是支持ta的使唤欲望罢了。
 
人浮于事的原因之一,便在于此。而人浮于事的结果,必然是愈演愈烈的不必要的公司政治。
 
吃饱了没事干不算计别人,还能干啥。
 
 
创业者真正的饥渴欲,应该来自于ta试图做成ta那件事。
 
这种饥渴欲可以反映在ta与你的交流中。
 
我见过一个零售业的创业者,ta非常擅长进行加减乘除的口算心算。虽然这门技能(比如计算一个产品的毛利率)并非什么了不得的难事,但能够一边说话一边就已经运算完毕,这种就是属于有零售sense的人。
 
我曾经从事过两年的金融零售业务(经纪业务),我所遇见的优秀的经纪人,都特别擅长算账。
 
零售业的要害就在于别人无法剥削出利润的地方ta都能一铲子下去挖出油来,并乐此不疲。
 
我还见过一个从事信息分发的技术创业者,这个宅男非常闷,基本上属于无话可说的交流对象。但当涉及一些技术问题时,两眼变放出光来。
 
很遗憾,我这个文科生很难做这方面的深入交流,ta眼中的光很快暗淡了下去。最后ta没有要我们的投资,可能这个是原因之一。
 
我并不怪ta,要怪只能怪自己。
 
情怀与激情,其实是可以表演的,但对一件事的热忱,很难表演。
 
 
顺便说一下,创业者对财富的渴求。
 
毋庸讳言,创业的目标之一,就是要发财。企图发财所导致的创业,赢面概率比试图证明自己所导致的创业大——事实上,过分爱惜羽毛、自尊心太强、喜欢证明自己伟光正的声誉饥渴者,不是什么好的创业者。
 
但财富欲是一把双刃剑,搞得不好,会让投资人有苦难言。
 
突破底线违背法律就不用说了。
 
但凡一个还有点价值观的投资基金,理论上不大会去碰理念上完全不认同的项目,比如赌博色彩很重的项目。
 
但依然可能会有坑。
 
在所谓“数字货币乃是一种信仰”的过程中,财富欲极强的创业者,会抛下ta所正在从事的事,跑到东南亚去发币。
 
到底薅羊毛割韭菜来钱更快不是。
 
 
对于事业本身的热忱,是优秀创业者的必要条件。
 
而不是权力,也不是财富,更不是面子。
 
—— 首发 扯氮集 ——
 
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天奇创投基金管理合伙人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