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魏武挥 > 魏武挥:虽然这是一场投机闹剧 但其背后依然值得关注

魏武挥:虽然这是一场投机闹剧 但其背后依然值得关注

 
一则关于的新闻,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图片如下:
这则刊发于7月12日的新闻,由于报道的是比特币矿场拉闸关停,加之这幅照片本身的传神,和形似油画《拾稻穗者》的艺术感,迅速引起了链圈(区块链)币圈(数字货币)人士的注意。一些圈内人士声称要把这张做成NFT,甚至还为之重新命名:比如“算力之花”,比如“搬矿机的夏日多拉”。
 
很快,就有人发现,真的有人将其二次创作后以NFT形式上传至全球最大的NFT市场OpenSea,最高售价已达600万美元。—— 当然,真正的版权拥有者财新,对这样的所谓二次创作并售卖,是坚决反对的。
 
这则一张照片被喊价到600万美元的新闻,虽然中间有着很让人深感诧异的闹剧成分,以及一种浓郁的滥用与投机气氛,但的确再一次让人注意到了“NFT”这个事物。
 
究竟什么是NFT?
 
 
今天很多中国人都听说过比特币的大名,也知道比特币大起大伏,从当年的一毛不值到今天一度摸高超过6万美元一枚。但对于NFT,应该还是一个链圈币圈的圈内名词。
 
NFT的全称是Non-Fungible Tokens,中文应该译为“不可同质化通证”或“不可替代通证”。重点在于“不可替代”。
 
原生的数字作品,非常容易产生复制品,而基于数字的原理,这些复制品和原作,没有任何差别——也就是说,在现实世界,没有两张画作是一模一样的,而在数字世界,的确存在一模一样的。一百个人都声称自己拥有一张数字(而且还都是完全相同的的),那么究竟是谁,才是这张数字画作的合法拥有者?
 
这个问题的难以解决,使得原生的数字作品,尤其是数字艺术品,很难形成所谓“确权”,从而无法产生商业价值。
 
当引入NFT技术后,使得一个数字作品可以被“标记化”,创建一个数字所有权证书:当张三创作了一个数字作品后,可以证明这张数字作品的拥有者是张三的。然后将这份数字所有权证书可以转卖给李四。这就在所有权证书的交易中达成了一个数字作品的商业价值。更让人觉得sexy的地方在于,后续的每一次交易,比如当李四转卖给王五时,张三都可以分到一定的利益。
 
NFT领域中,最著名的一次交易事件发生在3月11日,一枚代表着艺术家 Beeple 创作的、由5000张较小图像组成的数字画作所有权的 NFT 在佳士得拍卖行以6934.625万美元的拍卖价成交,创下在世艺术家作品拍卖的第三高价,当时引起了艺术圈的轰动。
 
 
所以,NFT其实是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和原理的权利证明,翻译成通证的确比早期将之翻译为“代币”更为合适。
 
作为一种权利证明,它本身并不是数字作品,而是一种数字作品的版权保护方式,并试图用这种方式去激活数字作品的创作和消费。
 
中国金融监管当局注意到了NFT这一事物,但根据中国银行原副行长王永利于6月26日的文章:
 
NFT作为非同质化、不可分割的东西,不可能成为一般等价物或统一的记账单位(NFT是不能加总反映的),所以绝对不可能成为货币或代币。
 
 
我们可以比较明确地知道监管当局的态度。
 
但王永利肯定了NFT作为版权保护的一面:
 
NFT实际上是在区块链技术基础上衍生出的一种内含若干规则与信息的具有不可复制、不可分割的唯一性数字(编码)加密权益证明,用来表明某个数字物品的权益归属。
 
 
 
据零壹财经旗下的零壹智库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以来,全球有80余个NFT项目获得资本青睐,融资总额超过7.8亿美元。根据 Coingecko 的统计,NFT 的整体市值超过 130 亿美元。国内亦有不少创业公司开始涉足NFT领域,不少以NFT交易平台的形式出现。但不得不说,其中良莠不齐,投机炒作并不罕见。
 
出于可以想见的原因,相对来说,大公司在这一领域中的试探,显得更为保守和谨慎一些。国内的蚂蚁集团旗下的蚂蚁链是其中一位探索者。
在今年,比较引起关注的,有两次尝试。
 
6月,在支付宝小程序“蚂蚁链粉丝粒”中,敦煌飞天、九色鹿等四款故宫IP的“NFT付款码皮肤”限量发售,规定仅被允许用于在具体业务场景界面进行对应数字作品展示、学习、研究、欣赏以及下载压缩图等应用服务,比如可以用作支付宝付款码的皮肤。但这些NFT作品被要求不得用于其他商业用途,也不能用于炒作交易。
7月,蚂蚁链以欧足联(UEFA)全球合作伙伴身份,经授权将实体得分王奖杯链上存证,并向部分用户发放了1600个欧洲杯数字奖杯这一数字藏品。同样的,持有人仅可以保存欣赏,不可转赠,除另行取得版权拥有者书面同意外,用户不得将NFT数字作品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从蚂蚁链的态度来看,把NFT视为一种针对某数字作品持有者的确权工具,但并不支持后续的持续交易。在敦煌飞天、九色鹿等四款“NFT付款码皮肤”发售后,出现了在阿里旗下闲鱼上的炒卖,被迅速下架。
 
不过,蚂蚁链相对于在交易上的审慎,在作品确权上则迈开了一步。无论是敦煌飞天,还是欧洲杯得分王奖杯,都是将现实世界中的作品上链,而不仅仅拘泥于数字原生作品。
 
 
NFT有很多非常有想象力的地方,比如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发行NFT从而去构建一套类代币系统,但这也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
 
在这个领域中,的确投机炒作气氛浓厚。关键在于作品缺少一个定价的锚定机制,而市场完全有可能呈现出一种疯狂的状态。例如,Uniswap平台的一双袜子被拍出15万美元;推特创始人最早发出的五个单词拍出250万美元。而在确权这一基础环节,甚至出现了本文文头提到的,本来是用于版权保护的NFT,结果被堂而皇之用于盗版叫卖。
 
版权当然是为利益而生。但利益这个议题首先要解决的是:谁的利益。第二个要解决的是:利益的锚点在哪里(定价机制)。蚂蚁链先试图解决的,是第一个问题。而至于第二个问题,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去产生和去发现。
 
蚂蚁链不仅给原生数字作品引入NFT,也尝试勾连现实世界中的物品。并通过一次性的拍卖式交易——用户竞拍购得的数字作品后仅能使用保存而无法转卖——来慢慢培养和发现价格机制。这是一个审慎的尝试做法,当然,也符合具体的中国国情。
 
中国官方的态度目前应该很清楚:它坚决反对NFT的代币化,但同时,对NFT能起到的版权保护机制,充满了探索的兴趣。
 
 
微信上曾经出现过一套“子曾经曰过”的表情包,一共24个。可能是出于版权的原因,这套表情包后来被下架。
在下架前,一个用户如果下载过这套表情包,至今仍然能够使用,但当ta发送给朋友时,朋友是无法下载这个系列中的任何一个的。虽然可以转发,但由于无法保存,靠转发去使用也十分不便。于是,这几乎成了一套绝版表情包。
 
从技术上而言,微信系统已经能够做到这样的阻隔和不当使用。也就是说,表情包的可使用与欣赏,但不可转赠与售卖,也是做得到的。假定引入类似蚂蚁链确权但不可交易的NFT机制,是一件想来就很有趣的事。
 
 
很多领域都可以引入NFT,以下是2021年上半年最受欢迎的NFT类型。
并未上榜的数字音乐,行业人士也注意到了 这一新生事物
 
NFT是非常让人期待的一种权利声明方式,甚至有万物皆可NFT的说法:这张实体世界中的沙发,你也可以用NFT的方式,在数字世界中声明对它的权利——这个沙发依然是你的,但你可以将一定的坐沙发权、在沙发上贴广告的权利从中剥离出去。
 
是的,这就叫厘清资产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在创作领域,让真正的创作者对ta的诸项著作权拥有足够的控制力。这是我个人对NFT最着迷的地方。
 
毕竟,对现行的版权体制(copyright)下的一句All rights reserved,我不以为然很久了——而这一权利说明,大多数情况下,又未必是真正的创作者喊出来的。
 
Copyright体制,该升级一下了。
 
—— 首发 扯氮集 ——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