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魏武挥 > 视频号上的演唱会

视频号上的演唱会

 

微信视频号搞云演唱会看来是搞出了甜头——对拉动它的活跃度大有帮助。

到目前为止,大规模的,应该有四次:

2021年年底,西城男孩,超2000万人观看

2022年1月,五月天,大概是1500万不到

2022年4月,张国荣演唱会修复版,1700万

就在本周,崔健演唱会,惊人的4000万

毫不怀疑一件事,那就是微信视频号未来将会有更多的线上演唱会。

 

 

看一下这四场演唱会的主角:

西城男孩,出道23年

五月天,出道24年

张国荣,1977年就进入歌坛,1983年开火,03年离世。

崔健,1986年,登台献唱《一无所有》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微信视频号这四场演唱会,走的全是中年人路数:主力受众是70后、80后——当然,我承认也有90后甚至00后,但一定不会是高比例。

有朋友和我说,微信之父是张小龙嘛。

张小龙,1969年生人。

 

 

与大厂们经常喊出拥抱年轻人的口号所不同的是,微信视频号倒是实实在在地在拥抱中年人——虽然他们并不这么喊口号。

这两年,怀旧牌到处可见,甚至连买量游戏开始拼命打这个牌:我真是看够了传奇1.03复刻版的广告。

怀旧牌的核心,是一种“我还没有变”的心理错觉。

这个错觉,在时下,对太多人,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

我,似乎还是那个屠龙少年。

岁月,似乎还是那个遍地机会的燃烧年代。

这是一种弯弯曲曲地讴歌年轻啊!

 

 

说到崔健,倒让我想起一部票房失利但其实值得一看的周星驰电影:

《济公》,1993年出品。

这部电影的开始,就是周星驰扮演的降龙罗汉,在天界各种捣乱。他与诸多看不起凡人的神仙,似乎不是一路。

但其实,他依然是一路的,从他下凡刚开始去拯救九世乞丐、九世恶人、九世娼妓就可以看出来,他依然深信神高于凡人。所以他的拯救手段是很直接的,也是很粗暴的。

怎么理解他在天界与诸神的格格不入?

两个字:反叛。

是的,青春期的叛逆心而已。

 

 

《济公》的导演杜琪峰,在此片之后,与周星驰老死不相往来。

据说他们在这部电影上理念不同而起争执。

《济公》最终是一部喜剧,喜就喜在降龙罗汉功德圆满,晋升为降龙尊者。

但杜琪峰想拍一部悲剧。

如果是的话,杜琪峰想给降龙罗汉、九世乞丐/恶人/娼妓什么结局?

本文完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