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魏武挥 > 我们生来的使命 终究是要找到我们

我们生来的使命 终究是要找到我们

社交网络(social network),和社会化媒体(social media),含义上有交集的部分,就是所谓social——社交链条,但也有不同的部分。在本文中,我是进行区分的。

 

2022年以来,据说有几个大题目,会导致所谓的朋友撕起来。这些大题目包括且不限于:

1、清零vs共存

2、俄乌冲突你站哪方

3、中医对新冠有效果吗

4、你信任江苏通告吗

等等

事实上,不仅2022年,2021年、2020年——甚至可以这么说,打从有socia这个概念起,就一直存着割席议题。退群、拉黑、求删除,从来就没有消停过。

比如2012年年头,著名的韩寒代笔门事件,真是一场好撕。这都已经是十年之久前的“历史”了。

不过,也有人对这样的行为表示了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要求同存异,要兼容并包,要海纳百川,要:

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我对这种不以为然表示嗤之以鼻。

话都是好话,可惜,呆化了。

 

 

人,生来就是一种社群动物,是需要抱团取暖的。

但人的社群,历来都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党同伐异才是常态。

但党同伐异,这里的同是什么,异又什么呢?我以为,立场和意见,是不大一样的。

比如说,在大宋王朝富国强兵这个问题上,不同人的立场可能不一样——辽和夏就不想大宋强盛。但同样的立场,也会有不同的意见:我觉得这么干,就能富强;你觉得那么干,富强得更快更好。

意见不同,的确会导致立场上的你死我活。

王安石和司马光在大宋富强这个立场上,应该没有异议。结果由于双方的意见不一致,就搞出了党争。宋帝国在旧党新党上翻来覆去,朝令夕改,是北宋一直到灭亡都没有消停的事。

所以政治家的确应该要求同存异、兼容并包、海纳百川——在最根本的立场是一致的情况下。

然而,普通人,大可不必。

 

 

一个人生来的使命,就是找到和ta一样的人。再怎么仗剑独行的,免不了都会叹一声:知音难寻。不是ta不想找,找不到耳。

我的博客有一个副标题,“多歧为贵,不取苟同”——顺便说一下,四天前,我这个小小的个人博客站点,已经建站一十五年了,真是弹指一挥间。我顺手截了一个屏:

 

 

我先承认,有不同看法总是好的,不能寻求所有人思想上的一致。但是,后面四个字同样重要。

社交工具的出现,使得我们在寻找同类上,获得了极大的方便,因为可以跨越时空的限制。但同样的,碰到异类也更方便了。

普通人不用去学唐太宗,摆出一副虚怀若谷虚心纳谏的样子。

没错,我完全赞同在本文开头的四个问题上,立场不同,立刻割席。意见不同,倒是可以容忍。

比如说,我有一个微信上的朋友,前儿对上海当前的样子说了几句。我知道在基本立场上,我和她是完全一致的。但我就是见不得当她说到物价的时候,抬出了岁月静好的中产阶级们,是不在乎价格的。

这一个月,依靠各种团各种跑腿,我总体上的确吃得还行。我只是尽力在维持我的生活。但你要说我不在乎物价,我是万万不能苟同的。

于是我和这位朋友在微信上唇枪舌剑了几句,但我没有割席的意思。

 

 

我知道,把自己的社交网络打造成同类的聚集地,有人就要搬出“信息茧房”、“走出舒适区”这样的词了。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我们生来就是找我们的。

一个普通人,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社交网络弄成一个自己看了就来气的地方呢?你没有什么顶层设计要做,也没有什么恢弘大棋要下。天天键政倒也没啥,但千万别以为自己就政了。

如果没有互联网,你也会有自己的朋友圈子,难道你就真的那么喜欢圈子里颇有一些人喜欢和你唱反调?这话的意思就是,人类几千年下来,芸芸众生,本来就是活在“信息茧房”里的——如果你非要以为,把圈子弄成同类就是茧房的话。

把自己的环境弄得“舒适”点,有什么不好么?

但是——这个但是很重要,如果你只靠社交网络来获取信息,那就真出麻烦了。

 

 

与偏向于关系图谱(人)的社交网络不同,社会化媒体(social media)是偏向于兴趣图谱(信息)的,这是一个可以获取信息的地方。

微博算一个,但我一向认为微博屎尿坑的属性居多。所以看看乐子就好。我在微博上是关注某小报的退休主编的。有时候看着他扭来扭去的装理中客,就像在看相声一样。反正我又不和他互动。

知乎也算一个。当然,知乎也是良莠不齐的。你得自己有脑子。而且,知乎上的答者们,我也从来不和他们互动。

轻芒的创始人王俊煜最近在做一个“阅览室”的新项目,在我看来就是一个社会化媒体。这是获取信息的地方,不是社交讨论的地方。所以前些日,他们团队里有个人提到某位仁君要不要邀请做测试版用户时,我是不大在乎的。虽然我知道我和他别说意见不一致了,立场大概分歧也极大。

社交网络、社会化媒体,会有很多小道流言。这些信息,有可能会被证伪或证实,但也有可能永远不会被证伪/证实——即便有什么所谓权威机构跑出来辟谣。

多知道点小道流言,并没啥不好。

 

 

再进一步,机构媒体,也是一个可以获取信息的地方。

打从有大众媒体以来,它就是兴趣图谱的。

所有的机构媒体,就像人一样,都是有立场的,也就意味着会有不同的角度。所以看机构媒体的信息,要懂得拼不同的立场和角度。

而且你要有点技术素养。倒不是说那些媒体值得信任,而是说,会提供另外一种立场/角度。

从社会化媒体到机构媒体,不同的立场是可以整合观之的,因为你不需要和生产者做什么互动。

至于什么机构媒体值得看,我就不展开了。

反正有些机构媒体,在我眼里,大部分时候,和谣棍没啥两样。

我就不点名了罢!

 

 

这两年,社交网络的求同去异,反正对我来说,越来越重要。

我所在的一个已经延续了十年以上的四番群,去年就折腾了一番,把两位认识多年却最终发现的确是“异”的人给清了出去。

为什么这两年求同去异那么重要呢?

因为不是这个世间有那么多蠢货坏逼,而是在于,蠢货坏逼居然人模狗样沐猴而冠。

你已经足够无力了,在你还能有所作为的小小圈子上,还不打算使点力么?

别那么呆。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