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魏武挥 > 微软的纳德拉时代

微软的纳德拉时代

曾经被微软寄予厚望的surface平板,基本上可以用“惨败”二字来形容。一个很有趣的细节可以做个注脚:在易迅卖场上,苹果的iPad mini 16G wifi版从2098元降价为2038元,降得微乎其微,但微软的surface pro 64G从6588元直降到4288元,几乎就是清仓甩卖尾货的节奏。在过去的数年里,微软的消费类产品硬件领域,从无胜绩,WP系统也发展迟缓,第二任CEO鲍尔默的下台,几乎可以视为董事会对他的不满所致。这个当口,微软迎来了史上第三位CEO,印度裔的纳德拉。

纳德拉是微软资历相当深的老员工,为该公司服务了22年,主要的业务是企业级市场。在2C领域,微软有着“节节败退”、“失落十年”之感,不过2B领域,微软依然是强大的市场参与者。同样有一个很有趣的细节可以做个注脚:大众经常会使用的ATM机其实就是用的微软视窗系统。与2C市场追求个性、时尚、酷感不同,2B市场更看重于稳定、安全以及服务的响应效率。而这些特性,对于一个老牌的科技公司而言,依然有着它的口碑。在诸如医疗、能源、金融等很多领域,微软牢牢把握着这些细分市场,是当之无愧的垄断者(或者叫领先者)。

微软寻找这第三位CEO耗时五个月,与其说在寻找合适人选,不如说在找微软未来的定位与方向。而纳德拉的上位,在我看来,微软把赌注,押在了2B之上。所谓微软是否会改变,抱歉,2C领域,基本上不会有任何建树,但这不意味着微软会成为下一个诺基亚。

纳德拉有过从事2C领域的必应系统资历,不过这个搜索系统是微软的亏损大户。纳德拉作为一名开发者出身的高级管理人员,必应系统这份履历并不是他出任CEO的支撑,恰恰是在他领导下的云业务,有着很不错的增长:从2011财年他介入时的166亿美元上升至最近一个财年的203亿美元。纳德拉当然是一名支持微软向互联网转型的高管,有着将软件互联网化的丰厚经验,但从2B入手还是从2C入手,基本上可以断定,是前者。

微软的几个烂摊子,手机业务、平板业务,都交给了埃洛普——这位CEO的热门备选,看来目前处于很不开心的状态。埃洛普还得接手他一向不看好的xbox,这项业务累积已经亏损了30亿美元。一直有呼声要微软剥离游戏机业务,在纳德拉任期内,埃洛普所负责的这三块业务,存在着被剥离或被转售的可能——顺便提一句,买家,真心有可能来自刚刚解除了家用游戏机进口禁令的中国。

微软目前的市值其实并不算太低,苹果4600亿自然高高在上,谷歌的市值3900亿,而微软则接近3000亿。云业务虽然不乏亚马逊、谷歌这样的强者,但不是大局已定的市场,微软并非一点机会都没有,宿敌甲骨文也在13年成为盟友。我个人的看法是,真正意义上企业级的云市场争夺,的确有可能是西雅图两个公司之间的德比大战:亚马逊,和微软。

慢慢剥离2C业务,从2C市场上寻求有利撤退机会,不是一条不可选择的道路。比尔盖茨有限度地回归,也有可能在支撑这一点。盖茨是一个很有战略远见与技术感觉的人,他确立了软件业领导硬件业的所谓“安迪比尔定律”,专注于2B市场,并在2B市场上找回王者风范,有可能是微软下一个十年的核心目标。

—— 腾讯科技 供稿 ——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网易云阅读/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若觉此博有益,当然欢迎你向我支付几块钱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