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魏武挥 > 魏武挥:不妨来点“短期主义”

魏武挥:不妨来点“短期主义”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杜草堂满腔济世情怀,配以抑扬顿挫的文字,千载之下,尤能动人。
 
然而,如此高尚情怀,却禁不住这样两个朴素问题的拷问:
 
1、谁给广厦千万间?
 
2、如何给到天下寒士?
 
文人墨客华彩诗赋也好,儒家书生道德文章也好,历朝历代,就缺这两个。
 
谁办?
 
怎么办?
 
 
蒙眼狂奔是要出事的。
 
乐视出事了,受害者主要是投资人和供应商,庞大的消费者群体很难说是受害者。
 
ofo出事了,这次除了私募投资人和供应商,轮到了消费者群体,但有一说一,200块押金——当然我承认对于某些群体是一笔钱——恐怕今天社会上没啥人会认为这是一笔大钱。
 
瑞幸出事了,其实不怎么关消费者的事,恰恰相反,恐怕还占了便宜,薅了资本家的羊毛。
 
这次轮到了蛋壳。
 
这个雷爆的,庞大的消费者群体损失惨重。
 
按照财新的报道,四十万套房,对应租户起码四十万人。
 
 
财新最近的封面报道《 蛋壳破了》,由六名记者合作写就。其中三位我都认识。胡越和屈运栩是跑互联网口的,吴红毓然是跑金融口的,都是财新的主力记者。也就是说,这篇报道是由互联网组和金融组的实力干将共同担纲完成。
 
这意味着,这篇论及互联网公司的深度报道,涉及比重较大的金融领域。
 
蛋壳也的确倒在了一个金融产品上:租金贷。
 
而让租金贷爆雷的原因,财新给出的说法是两根稻草:疫情期间退租激增、CEO被带走调查。
 
我琢磨出来的意思就是:客观环境的恶化,使得本就健康度存疑的租金贷模式,最终崩盘。
 
对于蛋壳这样的长租公寓经营者来说,过度使用租金贷而蒙眼扩张,外界稍有风吹草动,立刻大厦倾覆。
 
对于微众银行这样的金融机构来说,租金贷再怎么保证c端信用都挡不住b端的肆意妄为,坏账怕是不可避免。
 
一场试图安得广厦千万间的努力,就此一地鸡毛。
 
 
我至今不怎么怀疑高靖杀入长租公寓领域创业的初心,至少我没有看到什么证据来显示,他一开始就打算策划一场大骗局,薅完羊毛就走。
 
前几年一个针对蛋壳投资人刘二海的专访最近被好事者翻出——是的,刘二海很不幸,也是瑞幸的投资人。不过他投资的蔚来死里逃生现在扶摇直上九万里——刘二海:我为什么投资蛋壳?
 
其中有这样一段话:
 
“我记得问过高靖,公司为什么叫蛋壳呢?是希望为每个身处异乡的人都能提供一个温暖的“壳”,孵出自己的梦想。”提及蛋壳名字中的内涵时,刘二海这样说道。
 
 
我没有什么理由怀疑这个想法。
 
长租公寓市场本身就是一个利润率很低的市场,而且投资大周期长。高靖往这个行当里冲,有些梦想情怀的支撑,大约不假。
 
我也不怀疑这篇文章中刘二海屡屡提及,高靖是一个非常有执行力的人。
 
问题在这里:
 
刘二海:当时肯定也没有特别想蛋壳有多快这个事,不过长租这个市场我们很早以前就有坚定的信心。2017年,蛋壳在管房屋应该只有8000间,2019年Q3公布是40多万间,两年半实现这样的增速还是非常快的,比我想的肯定快。
 
……
 
高靖这个团队还是非常能干,当时和他同期的公司里有8000间房的不在少数,但是他把8000间变成了40多万间,这个团队身上有很独特的地方。
 
 
如何从8000走到40多万的,刘二海语焉不详地归因为一套数据平台。但在今天来看,使用租金贷的资金疯狂扩张拿房,才是最大的原因。
 
而如此蒙眼狂奔,在没有出事之前,一切质疑,将在一个耳朵都要听出老茧的词前,败下阵来:
 
长期主义。
 
 
长期主义这个词本身也没什么谬误之处,听着很高大上,毕竟上升为一种主义,但实则就是一句俚语:放长线钓大鱼。或者,不要急功近利。
 
这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智慧,过分强调总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之感,想要掩盖当下的种种不利局面。
 
长期主义建立在健康的短期主义之上。所谓健康的短期主义,就是不会被不可控的外来因素彻底压垮崩盘。
 
我总觉得这个道理很简单:活着是希望达成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希望达成是活着的必要条件。
 
没有短期,何来长期?
 
在蛋壳这个个案上,或许,我们还能找到一个貌似奉行着长期主义的机构。
 
微众银行。
 
 
财新的报道里,提到很多大银行并不愿意开发租金贷这种产品。
 
这个产品的一个诡异之处是:即便你如何去调查c端(借款者)的信用与还款能力,但最终的风险是集中在b端之上的。而金融机构与b端没有借贷关系,也就无法约束b端的行为。
 
这个道理微众银行不明白么?
 
不可能。
 
再参照一个微众银行自己披露的信息:
 
微众银行有关负责人告诉财新记者,租金贷业务在微众银行的各项经营指标中的占比微乎其微,都不到1%。开展这一创新业务更多是为了践行社会责任。
 
 
这件事就很奇怪了。明知道有一个很诡异的风险,但又对自己的整体业务似乎没什么太大帮助,微众银行真的是要做一件公益么?
 
接下来的一句话,才是要害:
 
微众银行的租金贷业务中50%是20-25岁的年轻人,也就是城市的新移民、新社会人一代。
 
 
通过租金贷,与年轻人发生业务关系,以后可以开展更多的金融业务,恐怕,这才是微众银行甘于终身一跃,开展大行都不愿意开展对自己业务提升又很有限的租金贷吧!
 
又是想放长线钓大鱼呗。
 
 
蛋壳不是第一家因为租金贷而倒下的长租公寓。但恐怕是一连串倒下的长租公寓中最大的一个。
 
我非常担心这个市场就此彻底完蛋,因为我个人从来不否认长租公寓这个市场。
 
蛋壳出事之后,有些网上文章提到了国外境外如何如何帮助弱势群体的事例。但我觉得这些议论真心有点蹭流量。
 
廉租房之类,目标对象并非长租公寓的目标对象。
 
年轻一代也不大可能靠什么廉租房去解决自己的居住问题。这本就是一个经济行为商业行为。
 
长租公寓依靠租金贷去发展去扩大规模,我一直到今天都不觉得有什么必然的危害。无非是一个尺度问题,用金融专业的话来说,杠杆问题。
 
金融业不是洪水猛兽,金融支持实业,也不是洪水猛兽。要害在于风险把控,在于“短期主义”。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答案依然是:实业、金融。
 
 
以下这句话不是我原创,而是引用。
 
这话据说在某些视频网站遭到了铺天盖地的攻击,都是一些无脑者。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