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魏武挥 > 魏武挥:从屌丝到社畜到打工人

魏武挥:从屌丝到社畜到打工人

小米一位看上去等级并不低的员工因为一句“得屌丝者得天下”被diss了。
 
事情的结果是:小米道歉,该人请辞。
 
 
得屌丝者得天下,这句话至少在2014年,也就是六年前,我就在网上见到了。
 
小米官方以及雷军本人有没有过这方面的表达,我暂时没有搜到。但关于当年小米崛起,相当多的第三方评论者用这句话去形容小米,应该没有见过小米的驳斥:你这是污蔑,我们要起诉你。
 
这句话甚至还形容过相当多的互联网公司,成为快速崛起的秘诀。但在我的记忆中,没有任何一家公司由此而大发雷霆。
 
我一向看不惯这类话。
 
倒不是言语用词本身的粗俗问题,而是相当多的所谓“屌丝”,其实压根不是屌丝。
 
我在课堂上都发表过类似“你父母辛辛苦苦把你培养成一个大学生,已经跨入至少是准精英群体,称屌丝让你父母情何以堪?”的言论。
 
要知道,中国大学生不超过10%。
 
要知道,中国六亿人月入在千元以下。
 
 
小米这位王姓员工,不是普通员工,当然也不能算什么高管。她的头衔是小米集团清河大学副校长。清河大学,是小米的内部培训机构。
 
这位内训机构的管理者发表的高论——假定媒体没有刻意的重大的断章取义的话——是非常让我厌恶的:
 
我倒不是厌恶这句很有些粗俗的话,因为自己也从来不怎么自命高雅之士。我厌恶的是她相当粗暴的代际划分,以及毫无逻辑。
 
00后的工作就是吃饱了消消食?这显然和我看到的00后不一致,也完全无法解释为什么今天那么多的年轻人热衷于使用“内卷”一词。他们的工作完全摆脱了物质的诉求?共产主义已经实现了?
 
王嵋甚至把“传统的价值观、责任感、我要努力奋斗、改变生活”和“意义感”对立起来。似乎80、70后工作中追求的这类东西,不是意义感。抱歉,这话真是冒犯我这个70后中老年男人了。
 
至于95后,什么给多少钱都留不住,那是完全睁着眼睛说瞎话。95年今年25岁,我有理由相信,外卖骑手应该有这个年纪的吧?
 
(其实13%看着比例不大,但考虑到骑手的总量,绝对数量并不少。更何况这只是一个行当罢了)
 
完全忘记了那篇文章么?
 
 
但舆情似乎更在意“米粉=屌丝”。抗议声也主要针对这个。
 
一种解释是,我自嘲可以,你黑我就不行。
 
这算是一种解释,但如果对五六年前的互联网有些记忆的话,就会发现,这种解释是不够的。毕竟当年,得屌丝者得天下,可以算上一句“金句”,言者得意于发现了一种互联网思维,听者也不觉得有啥特别被冒犯。
 
如果对这两年简体中文网有些观感的话,就会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年轻人的渴望被尊重。
 
大到国家民族需要被尊重,
 
小到个体族群需要被尊重。
 
而这种心态,怕正是多年来鼓吹“年轻即正义”式的言论给培养起来的。
 
 
即便是自嘲,依然用词有了一些变化。
 
从屌丝到社畜到打工人。
 
我并不想展开讨论屌丝这两字的粗俗之处,有点汉字常识的人,应该一望即知。
 
社畜这个词,应该流行于屌丝之后。一个畜字,看上去有那么点“牲口”的贬低,但细究起来,还是卖苦力意味居多。
 
但打工人就完全不同了。你看,畜已经进化到人了。
 
打工人流行于2020年,说实在话,我一直不大懂为啥如此平凡的三个字,会成为网络流行用语。但进化成“人”总还是看得懂的。
 
打工人总让我觉得是和“资本的力量”分立的,这里有着我个人以为的更深的内涵。但本篇并不想展开讨论,也许永远不会在简体中文网上展开讨论。
 
打工人有没有自嘲意味?有的。有没有自我贬低意味?怕是没有。
 
的确是打工的,的确是个人。
 
当你在说张三是个打工人的时候,丝毫找不出任何侮辱的味道。
 
 
我在“ 一部豆瓣分高达8.1的职场PUA电影|网络热词批判系列”一文中,提到了职场PUA的滥用。
 
职场PUA的被滥用,与渴望被尊重是有一定相关性的。
 
换而言之,是的,我的确是在假设,从屌丝到社畜到打工人,和职场PUA被滥用,一脉相承。
 
另外我还想举出一个流行词来作证我的观点。
 
爹味十足。
 
但凡你要摆出点年长的架势,做一番教导时,就叫“爹味十足”——这是一个相当不屑的敌意用词。
 
我实在难以想象,当年所谓大学生导师李开复先生,如果现在还成天摆着这个身段活在互联网上,会是什么下场。
 
 
小米这位员工,不了解年轻一代渴望被尊重的心态,依然在那里用多年前的老梗,结果被掀了桌子,可见还是需要学习。
 
然而,一众互联网大佬不妨仔细想想——以下只有一句话: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