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3年01月18日 08:52

涌动的科技博客潮

【摘要:无论翻译、消息还是评论,其实商业上都不足以支撑一个科技博客的运作,更不用谈门户科技频道在这上头更为具备优势。科技博客除了这三项来吸引一点流量外,还是需要做一些深度耕耘的东西。】

腾讯∑Ping栏目专栏供稿,全文请点击这里

注:这篇东西所提及的科技博客,我知道有些创始人并不认同这四个字,这里只是做一个指代。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7日 09:18

马云让出CEO位子 必要时有人顶缸

网易科技专栏 供稿,全文可点击这里。

一家新锐的科技网媒总结了国内诸多科技公司大佬写“内部邮件”的风格,马云被冠以最能写的一位。这不,现在他又写内部邮件了,声称即将辞去CEO工作,专心做他的董事会主席。

马云自称“风清扬”,和李一交好,喜欢打两下太极拳,虽然过去的几年里,马云和他的阿里一点也不“无为”反而“有为”得很,但我愿意相信,类似功成身退,“哥已远离江湖但江湖上流传着哥的传说”之类的念头,马云不可能一点没有。

但应该说,过去并没有这个条件让他做个甩手掌柜。至少有两件事不完成,马云是不会放心交班的。其一为阿里真正意义上的控......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1日 11:05

消费个性化与制造业的迁移:读《创客》

前《连线》杂志主编克里斯安德森除了一本《长尾理论》外,还著有《免费:商业的未来》。在鼓吹完免费模式之后,这次安德森杀了个回马枪。因为“硬件制造”无论如何,到目前来看还没有免费供货的苗头。

不得不说一句,这书写得相当拖沓,基本上一篇文章能说明白的事,安德森居然写出一本书来。其实核心理念就是这样一句话:生产资料的掌控开始下移。

马克思是一位那个时代出色的解释者,但他未必是一个出色的预言者。他用生产资料的掌控来划分所谓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但他如果活到今天,就很会被个体掌握生产资料弄迷糊了脑袋:这该怎么解释?特别是在数字世界中,生产资料下移已经发生了一次,现在有可能会......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1日 10:58

传统营销死了吗?

有一家很有名的经管类杂志刊发了一篇题为“传统营销已死”的文章,得到了一些呼应。李善友在本刊其专栏也写了一篇赞同的文章。并用小米手机热卖的例子来作证,阐述所谓“粉丝经济学”。

不可否认的是,小米手机在微博上很活跃,小米手机的兴起新的营销方式功不可没,但问题在于,似乎并不能说明“传统营销已死”,因为小米手机初期的基本粉丝盘,其实是靠传统的不能再传统的方式来形成的:线下活动。

曾有圈内朋友和我说,小米手机非常热衷于开用户见面会,一年有开60场之多。我把这条信息发到微博上求证,得到了一些朋友的认可:他们自己就参加过小米用户见面会。线下活动非常有助于拉近用户和......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10日 10:47

技术人格

在计算机诞生之初,人类其实对这个冷冰冰的东西充满了恐惧。首先就是计算机作为一种“高档货”,都被放在了保卫森严的房间中:门上有锁,进出要换拖鞋,甚至是披上白大褂,黑底绿字的屏幕闪动着幽幽的光芒,而这些光芒都是一般人所看不懂的代码所闪烁出来的。这种神秘感和压迫感无疑是让人相当不舒服的。其次是计算机没有感情,不懂变通。它们将所有的东西都变成看上去毫无人性的“0”和“1”,机械地按照顺序、选择、循环三大结构运行所有的程序。

当技术工具为单体所掌握

弗雷德特纳在他的《数字乌托邦》一书中描绘了在1964年冬天位于伯克利的一场由学生组织的言论自由游行。游行者十分担心美......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7日 08:53

谁来照耀新浪?

岁末年初,关于新浪的市场传闻忽然多了起来,先是阿里要入股新浪微博,然后是新浪要换帅。对于前者,新浪讳莫如深;对于后者,新浪微博则动了雷霆手段,相关微博逐一删除。这家一度沉寂的公司借微博之力,让世人对它刮目相看,而后又由于商业化不利的困扰,成为舆论焦点。

2010年和2011年,委实可以称作“微博年”,迅猛发展的势头使新浪的股价从30美元一路扶摇直上,突破100美元大关。《商业价值》杂志曾发表了一篇题为《微博照耀新浪》的文章,对微博不乏溢美之词。新浪也信心满满,注册运营了weibo.com的域名。

然而,新浪深入骨髓的广播型大众媒体的基因如果无法改掉,在互联网上便会走向没落。重新审视这家号称......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4日 14:45

一切不以银子收场的道歉都是耍流氓

一切不以银子收场的道歉都是耍流氓

事件的起因大概是这么回事:新周刊发现网易新闻客户端里抄袭了它的内容,于是在微博上进行控诉。考虑到今天的互联网整体而言,“端着”、“严肃”的文风不讨人喜,新周刊用了有那么点无厘头的行文手法。这个微博被网易看到,迅速做出了反应,写下了如下的道歉信:

这封道歉信受到了好评。一位投资公司公关总监这么评价这封道歉信:

“对端媒体目前最好的新闻App来说,网易深知抄袭是件丢人到家的事。带着调侃道歉是颜面扫地后给自己的小台阶,孩子气的语言更容易让人原谅,也不至于上纲上线。况且短短数言界定问题、表明态度、明确受众、解决方案,危机公关的元素一个不少。”

我......

阅读全文>>
2013年01月04日 14:40

“闯黄灯”的决策依据?

互联网商业界所鼓吹的大数据,在我看来,政务上也需要重视。有那么多过往行为数据在,政府是不是需要更懂得一些“大数据说话”的方法?

今年1月1日开始实施的新《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引起了很大的争议,争议问题在于“闯黄灯”要不要被罚以及是不是该罚得如此之重(要扣6分)。微博上到处都有人对这个新规表示不满,一位经营酒店的人士甚至写了极长的数据分析文章,称北京市会为这个新规间接损失60个亿。

争论者主要聚焦于如果要严格遵守这个新规,会引发大量的追尾事故。这方面有各种数据推断,亦有人在微博上发帖表示昨日开车上路的确追了前车的尾。但我在这里想问的是:这项引发公众大量不满的......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31日 08:53

酷6还有多少戏?

自从李善友出局,酷6大裁员之后,这家美国上市的网站的价格就一直在下滑,本月7日甚至掉到了1美元以下,引发市场关于它退市的担忧。不过,14日它又重返至1.05美元,这个担心似乎可以暂时消除。同时,酷6现任CEO施瑜坚称不退市,还要于明年去美国路演向投资者解释其商业模式云云,言下之意就是市场对它颇有误解,价值被低估了。

但在我看来,这家网站,很有可能,真得没有什么太大指望。

李善友当年的大片模式显然不是一条好的路径,因为相当于优酷土豆以及出身豪门的几家巨头所打造的视频频道来看,它的体量太小。大片模式是需要砸钱的,酷6本身很难拿出这笔钱来,而陈天桥看来兴趣亦不大。这条路在资本的压力下已经是条绝路。......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8日 09:42

互联网电话下的运营商们

本月12日,中联通宽带在线总经理何华杰表示,就用户数而言,腾讯已成中国第二大运营商,手机QQ、微信等业务,不仅占用了大量数据流量资源,而且还对运营商业务形成冲击:人们借由基于互联网的通讯工具,而省去了通话费、短信费,以及可能会出现的漫游费、国内国际长途费。而这些被用户省去的费用,恰恰是运营商们的基础业务:通话和短信。

先看所谓“占用大量数据流量资源”,其实这个没什么好值得拿来说事的:很简单,用户需要。美国曾经就网络资源消耗向ICP收费问题展开过激辩,一种观点认为类似像youtube消耗过多资源需要额外收费(有些向洗车店收更多水费的意思),但另一种观点则认为网络资源消耗不是水资源消耗,并没......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7日 09:14

腾讯大家

大约在半个多月前,腾讯科技频道和我联系,问我有没有兴趣在那里开个专栏。这本来是我经常碰到的事,但这次的说法有些小小不同。腾讯声称要搞个“大家”的产品,利用腾讯已有的资源,从门户到微博到微信,全方位地推动这位作者的专栏,当然就是在推动作者。我深知腾讯的能量,作为一个写作者,当然也希望自己的文章散播得越广越好,自然就答应了下来。

在邮件往来中,腾讯方举出了“hanhan.qq.com”的例子,我一开始还以为每个“大家”都有类似的子域名,这下可牛大发了。后来才知道,也就是韩寒这样当量级的有此殊荣,一般作者还是个类似dajia.qq.com/***的地址。不过这已经比很多网媒的专栏进一步了,......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6日 09:11

APP的监管

有关部门正在考虑对App(Application,移动应用)实施认证体系,一如桌面互联网上的网站备案制度。

本月10日,国内媒体《IT时报》(IT Times)援引一位电信专家言论,“工信部正在建立一个长效的评估体系,对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内置软件进行评估和抽查,而且相关的国家实验室和研究院都参与到其中。其次是要将第三方平台纳入管理,成立要备案,运行要监管。而且平台本身的运营也要有所要求,尤其对个人应用开发者要纳入管理体系,如做实名认证等”。

相对于桌面互联网而言,移动世界中当下管理当局介入还不深入。APP应用尤其是基于Android系统的确实良莠不齐,存在不少应用有窃取用户隐私、散播病毒木马的情况,最让用......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5日 08:50

双十二的图谋

与双十一所谓“网购 ”所不同的是,双十二看似极其冷清。阿里到处在宣扬双十一创下的191亿流水的傲人战绩,但对双十二跑了多少流水却讳莫如深。在策划双十二之初,网上就有言论对此表示很不看好,因为刚刚在双十一疯狂抢购了一把,消费者可能会囊中羞涩或钝感,不再进行网购。双十二被看衰到以至于网上出现了这样的流言:陆兆禧因双十二业绩未达标而被马云夺去淘宝CEO职衔——不过,事实上陆早就卸任了这个职位。

双十二到底成功与否?关键是看它的目标是什么。如果是跑流水,那一定是不成功的。淘宝也不会蠢到在双十一彻底释放了一把消费者网购激情,一个月后就再策划一次。流水可能是指标之一,但一定不是最重要......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4日 09:20

李国庆:当当不做电子阅读器

李国庆:当当不做电子阅读器

时间:2010年11月
场合:当当成立出版数字业务部,并由李国庆亲自担纲部门总经理
话语人:当当李国庆
话语:当当不会制造电子阅读器,也不会通过阅读器赚钱,而只会充当网络零售商的角色。这样做是“为了表明与读者和出版者作者占在一起,为了更中立”。
后续:2012年7月,当当正式发布电子阅读器“都看”

国内的图书出版业,无论是数字的,还是传统的,都不太景气。原因大致是两个,其一所谓的盗版比较猖獗,其二国内图书阅读率整体不高。在这样一种颇有挣扎之感的业态中,当当的日子并不好过。

下表是当当上市后,各个季度的利润情况(单位万美元):

这样的业绩......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21日 09:07

淘宝的墙

此刻我开写这篇文章的时间是:2012年11月11日23点。今天是著名的“光棍节”——说来也有趣的是,其实这个日子和其它节日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它是一个彻头彻脑商业公司制造出来的节日,历史不过四年(后记:何威老师曾经写过一篇东西,考证这个光棍节到底是怎么出来的,看上去并非淘宝自创,权且录以备忘。),但是,连我母亲这样年近七十的人,都知道天底下还有这么个节日。

2009年,淘宝创造出光棍节这个名目,当年该日流水超过5000万。第二年,流水就做到了9.36亿的规模。而到了2011年,则再创高峰:52亿流水。今年的光棍节,则高达百亿。网上有这样的数据来说明2012年11月11日这一天的火爆:

“凌......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9日 08:46

关于新浪换帅的胡乱猜想

先要声明,这是篇博客,不是正儿八经的稿子,不严谨不求证,主观臆断成分极大。基本上应该写个微博算球,但委实长了点,就写个博客吧。

新浪要换CEO这档子事,大概是从程苓峰那里传出来的。这事不是一点影子没有,因为更早的传闻是彭少彬要下台。彭是外来户,新浪当年想做IM买了个产品(经人提醒,是弄电子杂志,不是IM,更正一下),连人带东西一块儿弄进来。彭坐在微博这个位置上,和曹国伟很有关系。既然说彭要下台,曹肯定有一定关联。那就是微博商业化不利,拿彭开刀,曹制止不了,所以引发“自身难保”的猜想。

不过这事还是有几点疑问:

1、新浪换帅还是新浪微博换帅?这是两回事。微博已经是一个公司......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7日 14:45

隐私的界限

轰轰烈烈的双十一光棍节过去了,淘宝(包含天猫)创下了日成交191亿余的流水记录。在这场狂欢过后,一条不那么协调的信息出现了。有媒体发现,名为“单号吧”、“淘单114”的多家网站,有偿收购,并公开叫卖起了大量源于1111光棍节的快递单据,著名的“四通一达”快递公司,甚至连中国邮政EMS的单据都有不同程度地泄露,运货单不仅按收货地址分类,还包含着收件人的姓名和手机号码。重灾区申通快递承诺会严查内贼,却还未有进一步处理结果。购物狂欢之后,一场“个人信息大泄露”的灾难正在降临。

互联网是标准的基于数字技术的产物,有数字自然就有数据,有数据自然就会有数据......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4日 09:25

谷歌的本地化努力

上周市场开始流传谷歌意图购买团购站高朋(Groupon)的消息,随之高朋股价大幅上扬23%,市值已接近30亿美元。

2010年12月,在高朋未上市之前,谷歌就曾经向它摇出橄榄枝,价码不断上升,最终要约价达到60亿美元之巨,但被高朋拒绝。这成为当年年终的互联网大事件,也为整个团购业继续如火如荼的发展提供了助推力。一年后高朋上市,但业绩却一直表现不佳,股价下跌了81%,团购模式也遭到广为质疑,最严厉的抨击是:这是一种庞氏骗局。

谷歌此次传出要继续购买高朋的消息,一方面固然是因为现时高朋已不过30亿美元(相当于当时要约的一半),另外一方面是不是代表谷歌对团购模式基本上是认可的呢?

团购模式疯狂烧钱之后,......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2日 08:58

稀缺是商业的原动力:读《信息平台论》

不得不说的一点是,其实“稀缺是商业的原动力”这个标题在经济学里一点都不稀罕——几乎可以用常识来形容。经济学理论五花八门,但统统建立在一个问题上:如何提高效率。而如何提高效率这个问题的成立,本质就是在于“稀缺”二字。如果没有稀缺,就无需效率了。

信息时代其实极大的丰裕是信息供给。在工业时代里,媒体所生产的信息一开始是稀缺的。在竞争中,虽然信息供给在增大,但供求平衡始终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变化。这也是所谓传统媒体的商业基石。互联网产生后,信息供给忽然增大,并在UGC(用户产生内容)的推动下,形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信息爆炸。供求平衡瞬间被打破,传统媒体王小二过年说到底就是......

阅读全文>>
2012年12月12日 08:56

The Daily的死因

《The Daily》,新闻集团号称投入3000万美元打造的基于iPad上的纯数字刊物,自2011年1月诞生,终结于2012年12月15日,享年不到两岁。它的华丽之死,是让今天仍苦苦挣扎于数字海洋中的媒体人需要去仔细回顾的。

在我看来,它大致败于三个地方:内容过于庞杂、积累不足却又想做收费订阅模式、以及其实并无太大意义的炫目技术的使用

内容品质是不是够高,这其实取决于阅读者,但由于阅读者形形色色,故而The Daily的内容到底是不是够好,莫衷一是。但有一点是有客观标准的:内容的宽度。The Daily的内容十分庞杂,几乎无所不包。在它诞生的发布会上,曾有人问及内容的取舍,The Daily的回答其实是相当躲闪的:每天去读读我们的社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