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2年11月21日 08:48

技术悲观的意义:读《追问技术悲观主义》

技术悲观的意义:读《追问技术悲观主义》


       “技术悲观主义的全部价值,就如同医生的告诫,而并非他们的预言。他们审视人类社会过于依赖崇拜技术的缺点,不断呼吁。各个国家和社会会或多或少按照他们的建议去做,技术悲观主义者们的预言落空,在我看来,恰恰是他们最大的价值。”

现代社会的人,已经被技术彻底所包围。在享受技术给我们带来的种种便利之时,人们或多或少可能还真有这样的疑问:技术是百分之一百的好东西吗?对于研究者而言,一边倒地赞同技术的好处的,其实并不多;反过来,完完全全敌视技术的(特别是近现代以来。早期卢梭可以算上一个非常敌视技术的有名的学者),也不太多。无非就是好......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21日 08:43

谷歌:到那时我们就改名叫苹果谷公司


时间:2007年1月9日
场合:苹果大会,这场会议发布了iPhone手机
话语人:埃里克施密特,时任谷歌首席执行官
话语:许多公司的董事会之间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不过无论如何都比不上苹果和谷歌的情谊。很可能我们两家公司有朝一日会想要合并,到那时我们就改名叫苹果谷公司。
后续:谷歌和苹果的对抗,已经完全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最新的事件是:苹果将谷歌地图从iOS6中去除。
苹果和谷歌一度的确关系非常好,这两家公司在气质上有一些共同之处:反固有的东西。苹果的理念是“不同凡响”,谷歌的理念则是“不作恶”,多多少少都有“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那种狂傲的劲......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14日 10:05

MSN的终结

这种所谓的文化,根子上是建立在商业上的——这也是现代社会里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文化其实是金钱驱动的。更重要的一点是,看似人们如此依赖和沉浸在这种文化中,其实不过是一种幻象。因为当出于商业的考虑,工具本身被废弃后,人们的转移是那么得快速,毫无别扭。人们会迅速接受一种,同样也会迅速抛弃一种,真是其兴也勃,其亡也忽。
 

当微软宣布停止MSN服务(仅保留中国区服务)时,一位互联网评论人士写了一篇纪念性质的文章,他用这样一段话作为结尾:“10多年来,MSN给白领用户的在线生活还是提供了很多方便,很多回忆。现在,一个使用了10多年的东东说没就没了,还是有点失落。最后,默默地说一声......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09日 11:10

后媒体时代的两个舆论场

今年五月,人民日报社长张研农在复旦大学的一次公开讲演中,提到了“两个舆论场”。他引用了一句网上的调侃:“看半天微博,要看七天新闻联播才能治愈。”基于这个调侃,他承认中国的确存在两个舆论场。早在2008年,人民日报建立舆情观察室的时候,就提出要打通体制内和民间的两个舆论场,2011年,又以郭美美事件破题,发布过一篇题为打通两个舆论场的文章。
 

不仅人民日报社长这样高级别的宣传官员承认中国存在两个舆论场,但凡经常泡BBS混微博的普通人,也会有这种体验。这是中国的特色吗?
 

两个舆论场的形成:后媒体时代的重要特征
 

的确存在这样的观点,......

阅读全文>>
2012年11月02日 09:12

收费下载救不了音乐出品商

近日多家媒体刊登了关于“国内音乐下载将收费”的新闻,似乎意味着已经十数年中国网民免费获取音乐的日子就快结束了。享受他人作品在著作权人的要求下付费,这事本来貌似“天经地义”,但细细一究,其实操作层面上还有诸多问题(关于这方面的争议,其实有足够的理论的、实务的书籍在探讨)。即便最终供给方打算要搞收费制,恐怕一样面临操作上的问题。
 

很多人以为,中国网民就是爱贪便宜,喜欢免费的东西,但在我看来,并不见得如此。其一,爱贪便宜不见得只是中国人的特性,确切地说,是人类的特性。BT下载技术不是中国人的发明,大名鼎鼎的免费音乐下载站Napster(后来败在了版权官司上)是美国人......

阅读全文>>